大写的X

沉迷王者农药不可自拔

土豪v土豪(1)

被贾维斯喊醒时,托尼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大脑还是一片混沌,几乎没有弄明白眼前这幅乱七八糟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鹰眼和寡妇缩在沙发上,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一块,就像是要互相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那样的紧。

索尔两手大开躺着一堆报废了的电器下头,他那把常人举不起来的锤子正压住浩克的一只手,浩克不甘示弱地把脚伸到他的脸上。

猎鹰被挂在吊灯上,亏他以这种姿势还能睡得如此沉,他没有背着他的翅膀,看样子是被谁丢上去的。

蚁人和黄蜂女?这两人太小了,托尼好不容易才在一块被压扁的蛋糕下边找到他们。

最后是美国队长,总是一脸正义的美国偶像此时衣衫不整,漂亮的金色头发让奶油糊成一坨,整一个宿醉后躺在垃圾桶旁的流浪汉形象。

宿醉,是了,托尼按了按太阳穴,晃悠悠地坐起来,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

昨天是复仇者联盟成立一周年纪念日,正好大家都没有任务,窝在大厦里休息,索尔提议他们应该庆祝一番,然后他们就完全喝嗨了,来自仙宫的酒放倒这屋子里所有的复仇者。由于他提前吩咐过让谁也不要打扰他们,所以他们彻底喝趴下了也没人管,全部东倒西歪睡了一地。

托尼揉了把脸,稍微清醒一些,再看一眼形象全无的其他人,有点庆幸贾维斯第一个把自己叫醒,虽然即便喝醉他也依然帅气逼人,但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自己醉死的模样。

嗯……怎么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托尼摸着下巴看着众人,双眸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要多难得才能见到这些人毫无防备的状态,这么好的机会他不做点什么也太对不起仙宫的酒了。

托尼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为了防止把其他人吵醒,他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酒瓶和碎开的家具尸体。

托尼走进自己工作室,从一堆散乱的草纸中翻出一支黑色记号笔,正准备前去“作画”,想起大厅有摄像头,连忙吩咐贾维斯,“贾维斯,不用记录接下来的视频。”他停顿一下,又说道,“昨晚的视频整理一下将我的存在删除后丢文件夹里。”

“好的,sir。”贾维斯一如既往地回应托尼的要求,不过他也没忘提醒托尼,“但是,我认为您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在其他成员脸上涂鸦,您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将自己整理干净,然后去参加今晚的晚会。”

拔开笔盖,托尼巡视一圈,决定从美国队长脸上开始下手,听见贾维斯的话,他眨了眨眼睛,有些困惑,“晚会?什么晚会?”

“Sir,您忘记了吗,莱克斯集团董事长莱克斯.卢瑟先生邀请您参加今晚庆祝大都会图书馆落成的纪念晚会,而您上星期已经答应下来。”

据说大都会图书馆会将会是全美规模最大的图书馆,莱克斯邀请各方人员参加晚会,炫耀一番他的财力和慈善心的同时,顺便让其他人有锦上添花的机会,纽约与大都会比邻,托尼自然是他的邀请对象。

“哦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经过提醒,托尼回忆一下,他看一眼墙上竟然没有被破坏掉的时钟问道,“距离晚会开始还有多久?”

“3个小时,sir。”

“那不着急。”托尼无所谓地回复,一个炫耀为主题的晚会而已,就算迟到也什么,何况他有装甲,大不了飞过去。

美国队长和盾牌最配,画完一个歪歪扭扭的星盾,托尼眼珠一转,又在美队脸上添加一对小翅膀。

除了挂在半空中的猎鹰,托尼往每一个人脸上都留下他的墨迹,就连小小的蚁人以及黄蜂女也没有放过。其中黑寡妇最为警惕,托尼刚在她脸上画一笔,一只大腿便踢了过来,只是酒劲实在是太足,一脚完了就不再有其他反应,托尼放轻了动作,很顺利地在她腿上写上了鹰眼的名字,这让托尼不由地想知道贾维斯是用什么办法把自己弄醒的。

最后把记号笔塞进猎鹰手里,托尼拍拍手,放眼看去,瞬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简直完美!来,贾维斯,帮我照一张合照~”

“托尼……?”

这时,一道沙哑却不缺温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糟糕,队长怎么偏偏这个时间醒了。托尼嘚瑟地表情微微一僵,他缓缓扭动脖子回头,却对上一张颇为滑稽的脸。

“噗嗤!”托尼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好吧,托尼知道自己不该笑,但是这实在不怪他,他发誓不管是谁看到此时的史蒂夫都一定会笑出来。

史蒂夫虽然坐起身体,只是大概还没有醒酒,一只眼睛闭起另一只眼睛半睁,本来头发衣服沾了不少奶油,再配合脸上扭曲的图案,托尼表示不笑不行。

听见托尼的笑声,史蒂夫脑袋一歪,在清醒和醉酒中挣扎,他张开口想说些什么,托尼反应过来,拼命憋住笑意,跨过只剩半截没塌下的茶几,将他重新推倒在地上,并催眠一样地说,“嘿,队长,这只是个梦,你还在梦中,所以把眼睛闭上继续睡吧。”

“梦?嗯……”喝醉了的史蒂夫比正常的他好骗几百倍,迷迷糊糊中却是相信了托尼,安静地闭上眼睛。

“要是平常这家伙和现在一样好糊弄就好。”托尼感慨一声。

恶作剧也做了,照片也拍了,宿醉的难受随着愉快的心情烟消云散,托尼这才回房间洗澡换衣服准备去参加晚会 。

原本打算陪他一起去的小辣椒佩珀临时有事,自从托尼为了英雄事业升她为CEO后,她便越来越忙,好在她临走前将托尼出行晚会的行程安排妥当,托尼只需穿上衣服,坐上车,到达会场,在念到感谢他捐赠的图书时接受掌声便可以。

只是佩珀没有料到,托尼这家伙光顾着恶作剧不在意时间,这导致他比计划的出发时间晚了半个小时,然后很不顺利地遇上了堵车。

“……感谢超人又一次拯救大都会,企图破坏全城路面的罪犯已经被逮捕归案,应急小队正在处理战斗中造成的破坏,预计两个小时之内道路恢复畅行……”

超人飞出摄像头,画面中只余下记者和她身后还在冒烟的地面,托尼把投影出的画面揉成一团拍散开,又拉出大都会瞬时路面状况图,看见一片冒红的堵车记号,托尼低声是带分嫌弃道,“下手不知轻重的外星人。”

事实上除了索尔以外,他对任何外星人都没有好感,更何况超人和他属于两个不同的联盟——复仇者联盟和正义联盟,同样是英雄性质的联盟,难免会有一些竞争意识。

托尼的车被堵在桥中间,前进后退都没有办法,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迟到,说不定等他到了晚会就结束了,所以他决定飞过去。

“哈洛,我不需要你了,你自己开车回去。”托尼对司机哈洛·霍根说完,开门下车的同时喊道,“贾维斯。”

没过一会,只见天空划过一道黑影,黑影停在托尼身前,在路灯的照耀下,显示出它的真正色彩,金色与红色的流线型装甲骤然出现,引来同被堵车的人的注目。

托尼张开手,盔甲自动依附于他的身躯,将他包裹在其中,不管在谁眼中这都是一个很炫酷的过程,托尼享受四面八方传来的羡慕和惊艳的目光,直到他听见——

“妈妈妈妈,快看,超人耶!”一个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手指着与装甲合体成功的钢铁侠兴奋地喊道。

托尼的眼角一跳,明显感受到射向他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呵呵,他和那个把性癖好写在胸前的外星人有哪里相像了,托尼心中反驳。

女孩的妈妈十分尴尬,赶忙放低声音告诉自家女儿,“额,他不是超人,他是……”可惜,女孩的妈妈努力回想称号,最后无奈地说,“他是隔壁的金属人?”

Excuse me?隔壁的金属人?

机甲的听力系统比普通人好得多,托尼听清女孩妈妈的低语,比起被认错,知道认错后还念不出名字哪一个更让人不爽?托尼表示两个都。

“钢铁侠,”来到母女身前,托尼浮在空中,看着被吓到的两人说道,“我是钢铁侠。”

纠完错,托尼转身向大都会图书馆的方向,然而他刚刚起飞,女孩“天真”的话再次传进他的耳朵中。

“但是妈妈,他会飞耶,会在大都飞行的不就是超人吗?”

“……”

飞行的轨迹一歪,托尼无语,难道大都会的人就只知道超人这一个会飞的英雄吗,就算是他也了解正义联盟中一大堆飞得起来的英雄。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愉悦度一下子下降不少。

不过他也懒得和那么母女再做一遍自我介绍,托尼没用多少时间便飞到目的地,然而就在他准备好降落时,一波强力的电磁脉冲击中他,装甲有一瞬间失去功效,他从空中坠下,直直地砸中一辆车。

托尼从车顶滚落,那辆可怜的车猛地刹车,可惜车在惯性地作用下就要撵过躺在地面的托尼,托尼本能地抬手阻挡,却从手心发出一道冲击波,刚才电磁脉冲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褪去。

“该死!”

托尼脸色一变,几乎是在冲击波击中车子的同时极速调整冲击波角度,冲击波破开车的一角,堪堪从车内司机身边冲上天空,似乎没对车内人员造成伤害。

嗯?托尼抬头正要对车主说声抱歉,却对上一双犹如融入北极的冰川,让人从心底感到冰冷与战栗的蓝色眸子,然而下一秒那双眸子中冰川融化,只剩下惊吓,那人似乎被吓得缩起来,让托尼觉得刚才那道逼人的目光只是他的错觉。

随即,托尼认出被自己砸坏了的车的主人是谁,黑发蓝眸,带分玩世不恭的气质,一个经常被人拿来和他做对比的家伙——布鲁斯·韦恩。

终于把这篇捡起来,求看过的大家不要揍我QAQ很久很久很久木有更新

评论(8)
热度(53)
© 大写的X | Powered by LOFTER